面对“本地户籍是为了保障安全”等为政策你辩护的声音,薛兆丰直言,能否增加网约车的安全,是以行为去管理司机的,而不是以户籍。“管理网约车司机,不是靠他的身份来处置,我们有社会舆论规则,有严刑伺候,我们管安全不是通过户籍能够解决的,所以户籍不能解决安全问题。它当中没有逻辑关系,提高安全是我们的目的,但是户籍不是一个办法。”他说。【详细】
在北京康复中心治疗,他接触到很多高位瘫痪的病人。其中一个26岁的内蒙古女孩,一直不肯配合康复。况小瑞与她聊天后,突然有了想法,“我来给你化个妆吧”。2个多小时后,况小瑞第一次为病友化的生活妆完成。到现在,况小瑞“为100个病友化过妆”,其中最小的女孩只有5岁。【详细】